AM774 . 反法西斯

第十三篇《罄竹难书的罪恶—细菌恶魔之日军731部队》

2015-07-23 11:00:07

(七三一罪证陈列馆提供音频:筱冢良雄)因为腐烂的尸体就会有很多杂菌,因此必须趁着实验者活体着的时候解剖,从脏器里把要培养的新鲜细菌提取出来,我曾经有几次考虑过不想干这样的事情了,但是也有很喜欢解剖的医师。  

【播音员】这段录音是原侵华日军731部队成员筱冢良雄生前的回忆,他说,当时去七三一部队的时候只有15岁,是作为少年队进行培训的。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始建于1933年,是侵华日军策划、组织和实施细菌战争的核心机构,在12年时间里,七三一部队从事细菌实验,对称作“马路大”的试验者进行冻伤、毒气、解剖等实验,不仅如此,他们曾在我国20多个省市进行细菌战和毒气战,造成200多万人被传染疫情,数十万人死亡。

(记者) 所谓“马路大”,是731部队对那些接受人体实验的受害者的污辱性称呼。据专家估算,这个被称作“马路大”的群体,至少在6000人以上,都是通过一种“特别移送”的方式送到731部队里。他们有地下情报工作者、八路军、抗联将士等,李鹏阁就是其中之一。李鹏阁的女儿李凤琴说,1941年,父亲被日本人抓走的时候,她还在妈妈的肚子里。

【李凤琴】听奶奶说,19416月的一天,上班就再也没回来,在没回来之前头三天,有人盯住他了好像,电台、资料转移走了,我的奶奶苦苦的等着儿子回来,因为不知道是死了啊!

(记者) 2006年,李凤琴来到位于哈尔滨平房区的侵华日军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在一份当年“特别移送”名单里见到了 “李鹏阁”的名字,多年杳无音信的父亲在65年后终于有了“下落”。

【李凤琴】跟我哥哥俩牵着手,跑到731,就这个房子大门外,跪在地上冲着天喊爸爸!我们可算找到你了,我们来接你回家。整个我们一家人失去了至亲,日本侵略者应该给我们道歉认罪!

(记者)走进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一块块黑色的石板上刻着死者的名字,还有一些石板上没有名字,它们齐齐的铺在走廊的两侧墙上,走过去的时候倍感压抑和难过。罪证陈列馆研究陈列部主任 高玉宝说。

【高玉宝】731部队的核心区指的是(哈尔滨)平房区周边,在这个核心区上空,任何飞机包括日军的其他部队的飞机,决不允许在上空飞过。一旦发现,731部队可以直接将其击落。(记者:掩盖他罪行的一种方式)对啊。还有做实验都有代号,你比如说,跳蚤叫小米儿,老鼠叫馅饼,密码似的,别人听不懂。731的被实验者,被称作马路大,用日语指的啥,就是圆木,用根来计算,哪个哪个班做实验,需要一根圆木。(记者:实际上的意思是)需要一个被实验者。

(记者)731部队队员就把鼠疫、霍乱等细菌注射到他们身上,或者放在食物里让他们吃下去。很多人染病而亡,如果侥幸没死,他们也免不了再次接受其他实验,直至死亡。

【高玉宝】 把人绑在一个柱子上,把人的前胸和后背,用铁板挡上,把头上扣上钢盔,然后空中,在一定高度上投掷细菌弹,他们在几里地以外,用望远镜望,研究在多高的高度投掷细菌弹威力最强。

(记者)这种非人的暴行一直持续到 19458。在731部队撤退后,中国东北地区连续几年发生大规模鼠疫,造成几万人死亡,高玉宝说。

【高玉宝】溃逃之时731部队有三毁,有三不,毁掉建筑、毁掉材料、毁掉人证;不允许 成员回国后从事相关内容,不允许相互联系,不允许承认自己之前曾经做过什么什么职业。

记者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