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74 . 反法西斯

第八篇《北大营中“不抵抗”的抵抗》

2015-07-20 18:20:14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大举进攻中国东三省,一批批东北人背井离乡,流亡关内。1936年,张寒晖耳闻目睹了流亡同胞的悲惨经历,激起创作歌曲的冲动,写了这首感人肺腑的《松花江上》。

九一八事变当晚,有着精良武器的东北守军为何迅速溃败?落下日军第一个炮弹的北大营,在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随着珍贵史料的发掘和寻访的不断深入,历史越来越清晰,那一刻爱国将士的英勇抗战的场景也呈现在眼前。

【记者】宁恩承,1931年,30岁的他任当时东北大学代理校长。“九一八”之夜,他被一声爆炸声惊醒。

【宁恩承】那天十点多,忽然被柳条湖那边一个极大的爆炸声震醒,急忙披衣出门查看。走到办公楼门前十码,忽然一个炮弹经我头上飞过,声音特别清晰。日本人开始攻打我方驻军北大营 。

【记者】柳条湖附近的爆炸声惊醒了当时的很多市民,难道就没有惊醒北大营的东北守军么?

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副会长王建学披露:

【王建学】当天是军队发军饷的日子,除了旅长不在以外,该旅下属的三个团长,都在营外,日军炮击北大营时,在北大营的最高长官是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的旅参谋长赵镇藩,他在找不到旅长王以哲并且非常惊惶之下,只有一再的以电话请示东北军参谋长荣臻。荣臻命令其北大营士兵不许开枪还击。

【记者】已经集合的部分士兵把枪交回库里,继续回营睡觉。因此,当日本军队冲进北大营时,许多官兵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就惨死于日军的突然袭击。

不过,据近代史学家王建学介绍,当时也军官违抗命令奋起反击, 620团的团长王铁汉等爱国官兵忍无可忍,持枪反击杀出一条血路。

【王建学】战斗开始以后,只有一个团长王铁汉听到枪声后火速赶回北大营。听到命令后,王铁汉就说:敌人侵吾国土,攻吾兵营,斯可忍,则国格、人格全无法维持,本团官兵势不能持枪待毙,就带领官兵奋起反击。

【记者】但在面对上级再次转达不抵抗命令时,王铁汉无奈的下令撤离, “一场七千东北军对抗七百名日军”的战斗,东北军却最终以溃败告终。

在这次反击中,王铁汉和将士们打死打伤日军25人。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展示的两张泛黄的原版照片中,也记录了这段历史,近代史专家为我们王建学介绍说

【王建学】这些照片是日军为记录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过程,自己拍摄并进行纪念和发行的。这些照片都以北大营为背景,从不同场面和不同视角,反映了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的具体过程。这两张照片是原版(实际上是两张明信片),显示就是北大营之役,被我们爱国官兵反击之后打死打伤25个人,他们正在给第一个被打死的日本兵立坟头。

【记者】北大营遗址是承载着那段历史记忆的建筑,一座能够触摸历史的营房。在一个阴雨连绵的上午,记者跟随近代史学家王建学前往实地探访,看到营房四处都是疯长的杂草。本是泥土小路,在雨水中更显泥泞:

【王建学】目前发现的这座百米长的营房内仍有十来户居民居住,全部用砖都是青砖,这种砖是民国初期特有的;窗户一个挨着一个,具有东北军营的特点;铁皮瓦屋顶至今仍保留着,实在太难得了,但其他两座营房损毁严重。

【记者】王建学对此了如指掌,而在这里居住了几十年的老人们对这段历史知之甚少:

【老人甲】这里是军营?不知道。

【老人乙】那时候只知道不抵抗,要是没有不抵抗政策,东北咋能让日本人占了啊………

【记者】北大营遗址保护迫在眉睫,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馆长助理崔俊国介绍,北大营抗战广场文化建设计划已经提上日程。

【崔俊国】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3座百米长的东北军北大营营房将再现原貌。

【记者】未来的北大营抗战广场将建立主题群雕,与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形成呼应。后人将在这里全方位感知历史,以史为鉴,绝不让历史的悲剧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