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74 . 反法西斯

第六篇《平北敌后抗战》

2015-07-20 18:17:04

 

1943年)8月,日军从张家口、龙关、赤城、延庆、怀来等地纠集近1万人,以1个空军中队相配合,对我龙赤中心区进行了为期近两个月的秋季大“扫荡”。 1010日,第103个连以神速动作将进攻太子沟的伪满军两个连全部歼灭,俘伪军营长赵海臣及日籍副官田岱以下70余人。

这是时任中共平北地委书记兼平北军分区政治委员的开国将领段苏权在回忆录中的一个片段。它记述的是从1933年到1945年,从北京到张家口、承德之间的平北军民进行敌后抗站的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

前往延庆采访了当年参加平北抗战老兵——曹国志和康玉先,听他们讲述亲历的平北敌后抗战。

【记者】在延庆龙庆峡,有一处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里就是平北抗日烈士纪念园。从入口进入,松柏森森,庄严肃穆。一座大理石的纪念碑矗立在园区中央,上题有“抗日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大字。在它的右手边是平北抗日纪念馆,虽然天空下着小雨,这里游人依然络绎不绝。

1943年春,曹国志那年刚满18岁,著名的抗日将领白乙化和他的八路军老十团到曹官营村动员青壮年参军保家卫国。曹国志报名成为一名老十团弹药手。

【曹国志】四个连,一个连一百多。一百五十几个人,去以后步枪班待两天,扛机枪去了叫我。

记者】 1943年夏,曹国志真正地与日伪军打了一仗。在张山营镇玉皇庙村一带,曹国志所在的二连固守半山腰,日伪军仗着火力猛强攻。战斗中,战友崔中焕不幸中弹牺牲。

曹国志】它那个庙里有个围墙,掏个枪眼。他(崔中焕)打死个日本人,挺高兴。他又趴那儿看去了,又打去了,日本(鬼子)瞄准了,把他打死了。

记者】老人所说的“他”就是他的机枪班的机枪手崔中焕。如今这位英烈的名字,已经刻在了平北抗日纪念馆的外墙上。除了曹志国,还有一位老人,叫康玉先。他是老师团的机枪手。

康玉先】日本进攻了,就追我们去了。我们在梁头,他在沟里。一人一天给四个黑豆饼,还是生的。人饿的吃泥。一梭子机枪没打完,打了半梭子就打不好了,人家三挺机枪打你一个人,打我们四个人。

记者】敌强我弱,缺少补给,他们经常与死神擦肩而过。

康玉先】我多亏有这么大个石头,要没那个石头也打死了,我后脊梁皮带上串个小钢碗,还打俩眼儿嘞,脑袋高这么点就打死了)

记者】然而,这些都吓不倒战士们根据八路军太行纪念馆资料记载,自1941年到1943年之间,平北抗日根据地粉碎日伪扫荡7次,毙敌上千人,消耗敌人有生力量。为华北地区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和巩固做出了贡献。

听两位老人说,现在从村里来一次县城比以前方便多了,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能来这儿看战友也越来越难。当年的老战士现在已经身体驼背,拄上了拐棍,耳朵有点背,手还微微颤抖。但他们头上的红五星帽和上衣口袋里已经磨掉了镀金的抗日战争纪念章依然在我们心中熠熠生辉!他们和他们的战友也会成为这个民族永远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