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74 . 反法西斯

第二篇《同仇敌忾:辅仁大学校长陈垣的民族气节》

2015-07-20 18:02:00

 

1937年,卢沟桥事变,辅仁大学是沦陷区唯一未被日伪接管的大学。当时,北京的学者纷纷向大后方撤退,陈垣本来也想走,但最终留了下来。

陈垣,我国著名史学家、教育家,1880年出生于广东省新会县。刚才您听到的,就是陈垣的家乡拍摄的纪录片《五邑之子》中关于陈垣的一期。

1926年,辅仁大学的创始人英敛之在临终前将大学托付给了陈垣,自此,辅仁开始了“陈垣时代”,也迎来了它的辉煌期。直到1952年,辅仁大学与北京师范大学合并。

在全国八年抗战期间,陈垣以自己的铮铮傲骨和不屈的民族气节,为辅仁大学的师生们撑起了一个“抗日大本营”。 

 

【记者】

在北京市西城区定阜街的深处,有一片中西合璧、绿顶红窗的老式建筑,这里是原北平辅仁大学的旧址。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不久,日军占领北平城。北大清华等学校南迁,大批师生南下。而辅仁大学因为有教会背景,所以仍然坚守在北平办学。在全国抗战八年里,辅仁大学始终坚持三不原则:不挂日本旗,不用日伪编写的教材,日语不作为必修课;并坚持抗日活动,它也因此被誉为北平的“抗日大本营。”这一切,都与辅仁大学的校长、著名史学家陈垣,密不可分。

北京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陈垣研究室主任周少川教授说,在日伪的严密监控下,陈垣不惜一切保护抗日的师生们。1939年的一天,学校礼堂放映世运会的新闻片,影片画面中忽然显出中国国旗,在场学生都情不自禁地起立鼓掌欢呼,热泪盈眶。事后,日本宪兵队找陈垣责难,要他交出带头鼓掌的学生。

【采访】

    那陈垣就说,我不知道。他们就纠缠不清。后来陈垣很愤怒了,说,你们非得抓人吗?那我承认,就是我带头鼓掌的,你们把我抓去吧!他们因为陈垣的声望,也不敢怎么样,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以后就在学校禁放电影了。

【记者】

作为学校校长,陈垣尽可能利用自己在讲台上说话的机会,向学生们灌输爱国精神,鼓舞抗日斗志。北京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陈垣研究室主任周少川教授拿出了一张照片:

【采访】

   这个照片讲的就是1942年,因为辅仁大学每年都有一个校友的返校日,在返校日上学校就要开运动会,在这个运动会上校长要发表讲话。陈垣就在这个运动会上,用了《礼记·射弈篇》里的故事,孔子当时开一个射箭的运动会,来参加的人很多,大家都愿意在运动会上比试比试,孔子就让他的学生子路,出来说话,就说,有三种人啊不能参加这个运动会,其他我们都欢迎。哪三种人呢,一种人是败军之将,第二种人是不忠于自己国家的人,第三种人啊是为了贪图财利而认贼作父的人,这三种人大家都看不起他们,不能参加这个运动会。那陈垣讲这个故事之后就说,今天我们这个运动会要提倡孔子精神,这样就让在场的敌伪分子和汉奸脸上臊得慌,就走了。

【记者】

作为著名的史学家,陈垣还以史学为武器,“著史抗日”,借古讽今,激发人们的爱国民族意识。1940年,辅仁大学文学院院长沈兼士曾写诗称赞陈垣。

【采访】

这个诗里面有两句就是:傲骨撑天地,奇文泣鬼神。讲的就是陈垣在抗战中,铮铮傲骨,坚持和敌人斗争的这种民族气节。